今天嗑粮了吗

你们好我是携羽,平时写了点什么就喜欢往老福特里丢x
什么cp都能接受,没什么雷点
就是不喜欢吃安利
【然后过了几天,“他们好可爱啊aaaa!”】

@今天巧克力咕咕了吗 接好接好别掉了
这么短小我jio得没什么伽小成分而且极度ooc
私心伽小

【伽小/黑组】糖与烟草(下)

↣没看过上的请先去看上哦

↣人设我流

↣点个红心蓝手好不好

↣和他们的初遇是一条时间线der

                  
                  
                  
                 
                  
                  
                  
                  
                  
      Kalo靠在宅家门外的墙上抽烟。
      昨天他被伽罗和小心超人拎着回家“接受教育”。鬼才会听。不过在宅博士提出让他回到伽罗的意识里的这一想法之后,Kalo还是决定收敛一点。如果有人要把伽罗和Kalo的意识融合在一起,这两个人都无力反抗。既然有弱点在人家手上,那就收敛一点吧。哦,仅是一点点。
      Kalo腰间有一把宅博士改造过的枪,不知道用了什么黑科技,不管弹夹里是什么,这把枪都能给你打出去。如果你乐意,这就是一把水枪。
      博士还说要给他安排一个搭档,以后好有一个照应。开什么星际玩笑,自己又不需要完成什么任务,只是想让自己带小孩吧?
       Kalo远远地看见有人走向宅家,没想别的,只是觉得这人身形有些熟悉。
      看清来人后他愣了愣,是Careful,到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对方估计是也没想到会见到Kalo,视线在Kalo身上多停留了一会。罢了,只是巧合。
                    

       四目相对。
                  

       Careful移开目光径直走入宅家。
                  

       擦肩而过时,Kalo闻到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巧克力味——第一次见面时就闻到过。少年眸子深处藏着的种种时刻证明他与自己是同类。如果和他一起共事绝对比和别的超人共事愉快很多。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Kalo在宅家遇到Careful不是巧合。根本就是他们安排好的!
      是这样的,第二天晚饭之后七个人团团围住Kalo和Careful,由宅博士宣布这两个人以后将作为搭档一起行动。末了宅博士还给了Kalo一个网址让他以后好好干。
这哪跟哪啊靠!为什么这七个人莫名其妙给自己安排了任务还塞一个拖后腿的给他。
      低头看这个所谓的搭档,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东西,不过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事的吧。
      “Kalo,多关照。”Careful出于礼貌说了一句,他对这个人的了解停留在比自己强,和知道名字上。
      “小鬼,拖后腿的话,我可不会管你。”好吧,Careful在心里给Kalo打了一个狂妄自大的标签。
     看着Kalo后退两步,摸出腰间的枪对着Careful的心口,嘴里小小声地“嘭”一声。
      下意识提刀挡住,却发现一颗巧克力豆掉在地上。
    “见面礼,喜欢吗小鬼?”
      Careful嘴角有了一点弧度,拿出一包雪茄扔给对方——那三天他可没少抽。

【黑组】糖与烟草(上)

↣对没错还是黑组

↣和他们初遇是相同的两只

↣后面一半没时间写了我哭爆了

↣手机lof排班好烦烦啊

↣私设如山,不管黑组白组都是我写不出来的好
                       
                       
                    
                
                
               
      最近星星球某城市的警察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市最近突然出现两个棘手人物,两个武力值极高的罪犯最近在他们市兴风作浪,据说两个人强强联手,他们这些普通人根本抓不住。超人太忙了迟迟不来帮忙,宅博士听见是他们两个后甚至笑笑直接撂了电话。

      如果说最开始想杀Kalo只是为了完成任务,那么现在Careful想杀Kalo就一定是为了自己的清净。
              
                
      自从上一次见过一面之后这个狂傲的家伙就一直跟着自己,更加令Careful难过的是他根本甩不掉Kalo这个混蛋。当然了——也杀不掉。
                   
                  
       在Careful度过被Kalo“跟踪”的第三天后——你见过哪个人跟踪时会蹿出来直接放倒追捕自己的警察啊(*Careful之前杀了人,目前在被追捕)——他决定和Kalo谈谈。
                    
                   
       Kalo看着面前这个自己跟了三天的小朋友站在自己面前却又一言不发的样子抽了一口雪茄——   
                   
                      
    “你,别跟着我。”简短的一句话,清楚地表明了主人对自己被“尾随”一事的态度。

      “哦?我跟着你,你又能拿我怎样?。”Kalo吐出几个烟圈,笑着回复这个挨了自己一头的人儿。很想知道这样一个少年脸上究竟是否会出现那种愤怒,绝望而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可以的话真想看一看。   
                       
                          
       听完Kalo这话语,Careful只是看了他一眼,连表情都没变。换做普通人说这话大概早就昏迷躺倒在地上了。   
                         
                                    
     少年身影模糊了一下便凭空消失,想来是又瞬移了。Kalo冷哼一声,以他这几天观察到的。Careful的一次瞬移不能移动太远,而短时间内多次瞬移对于他来说比较吃力。(*Careful和小心超人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而Careful当时苏醒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掌握小心超人的能力。Careful不会小心激光。)因此只要Careful不特意躲着,对于Kalo来说找到他不是什么难事。
                          
                       
      飞上高空俯视变得渺小的一切,他还是挺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的。目之所及没有看见少年的身影。   
跟丢了?还是在躲着我?略带疑惑地思考了一会,这种情况不躲着自己是不可能的吧。慢腾腾降落到地上,反正只是个稍微特别点的小鬼,何必费力气去找呢。
                       
                       
     事实上Careful只是去街角便利店抢了一包巧克力豆——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种小糖豆——躲Kalo只是顺便。他没有理由一定要躲一个跟自己三天却迟迟不动手的人。
                       
                       
      警察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吧。撕开包装随手拿起一个扔进嘴里,裹在外层的巧克力融化在口腔内的温度里,甜腻的味道慢慢在舌尖融化开。被裹在内部的花生一点一点显出真面目。这感觉,他还真是喜欢得紧。
                       
                       
       脚尖轻点地,少年轻轻松松地跃上大楼楼顶看了一眼楼底刚刚赶到的警察:看来要换个地方落脚了。Careful背对着的西下的斜阳看向东方,他好像很久没有回去过那个地方了,那个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城市。这次回去那里看看吧。

↣为了给尼桑写糖加了结局二

↣这刀子竟该死的美味x

↣依然黑组
        
↣前面是黑小视角

↣污染tag致歉
        
         
          
         

       
整个人闷在被子里,完全不想思考恍惚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种不同的情绪的情绪搅和在一起让自己的脑子有些混沌不清。

Kalo把自己晾了好久,心中攒下了从未体会过的情绪,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命名,而见到他之后心中又充满了喜悦。

两种情绪明明不该同时存在,但自己却能真实的感受到它们。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脑中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要吞噬掉自己所有的思想和感官,眼前的画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能再放任自己的情绪这样杂草般疯长。想关闭信息处理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管理员权限。

也就是说我甚至连自我格式化都不行吗……

烦躁的情绪助长了另两者的气焰,在自己闹内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混蛋停下来啊……停下来停下来

       
    
   
      

结局1:

在自己被折磨得疯掉的之前跌入黑暗的怀抱。这是一个比死亡跟温柔的怀抱呦—或许就是死亡呢?一下子解放了的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

许是在黑暗里待的太久,一丝丝凉意从四肢传来,能想起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少。这是为什么呢?

已经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清了。“Kalo…”或许默念他的名字就能不忘记他了。

默念了半晌,Careful一惊:他是谁?

       
       
       

结局2:

在自己被折磨得疯掉的之前跌入黑暗的怀抱。这是一个比死亡跟温柔的怀抱呦—或许就是死亡呢?一下子解放了的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

在黑暗里待了太久,导致自己适应不了眼前突然出现的亮光。稍微眯了眯眼睛,待适应了周围的亮度之后看见了Kalo放大了脸,脸上反常地挂着欣喜,疲惫的表情。

“……?”略有疑惑地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Kalo紧紧抱着。

“我差点失去你,小鬼。”Careful想说些什么,不过这些话全部被Kalo的吻堵在喉间。

        
         
          
            
大概是黑组伽罗晾了黑小很久,黑小委屈,却又不能理解这种情绪怎么产生的【因为黑小的逻辑思维方面的功能不太完整】然后就导致芯片短路被程序强行关停
芯片是坏得彻底没法修复。
有两种情况,
一是找不到代替的芯片所以黑小再也醒不过来
二是幸运地找到了代替的芯片。
       

我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讲这个?

x一时沙雕的产物,依然是黑组伽小x

x污染tag致歉

x十分短小




Kalo现在觉得Careful很不对

Careful此刻略微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低头思考时不时又抬头看他一眼,最后直接盯着他看

“我脸上有花儿吗,这么盯着我”可惜这小家伙还是没有说话。阿卡斯好像说过一般小女生在告白的时候会像这样手足无措。

眯起眼睛,Kalo脸色出现了玩味的神情这小家伙真的要告白吗?自己居然会有几分期待。

半晌Careful开口了。“Kalo我想上厕所你有纸吗?”

另一个故事↓

据说第二天早上Careful没能下得了床。
第二天晚上Kalo也没能上的了床
真是可喜可贺

大概是魔伽和黑小初遇

↣随手摸的,短打

↣我流魔伽黑小

↣私设如山

↣人设属于开宝,ooc属于我

今天也是咸鱼的一天

四周建筑物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熊熊大火如瘟疫般快速蔓延,带走了一个又一个人的生命,烧红了天空中的云彩。

飞在高空满意地看着地面上的人们哭的哭,逃的逃。绝望的哭喊于自己来说是美妙的交响乐。笑了笑眯起眼睛享受这死亡与疯狂的盛宴。

一柄黑色剑身的剑被人从地面掷上天空,直冲自己而来。侧身避开却惊觉身后有人,回过身拿战戟堪堪挡下那人一击。

仔细端详对方的面容,是个清秀的黑发少年,五官还未长开,带着些未脱的稚气。猩红色的眸子煞是好看。其中与年龄符的冷静和疏离后藏着暴戾的本性。证明了他跟自己的几分相似,又有几分不同。

“哟,上一个能近我身的人如今坟头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话语里带着几分嚣张几分戏谑。但内心根本没想到刚刚攻击自己的人是个少年。

那人一击没得逞便直接落了地去。为了更快解决这少年也为了更方便自己施展,想都没想直接朝他攻去。

“啧。”少年灵活得像抓不住的泥鳅。几个回合打下来也没有露什么破绽。虽说自己本性恋战但一直这么我进你退的战斗方式总会让人觉得无趣。心下不免有些烦躁。

看来是想抓我破绽啊,那我就卖一个破绽给你好了。想到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用右手发起攻击,让自己右侧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果然下一秒少年身形一动出现在自己右侧,似乎是用了一种瞬移的能力。

啧啧,这小鬼下手也是狠的。这绝对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此时少年的剑离自己的颈脖大概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不过……自己的战戟已经刺破了他眉心处的皮肤。是自己赢了呢。

少年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说出自他们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我输了。”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谈论家常便饭。

看着这个少年心中突然闪过一个有趣的想法。“不。”拿战戟推开少年的剑,在他耳边呢喃,“是你赢了。”

【伽小】

☆伽小黑组
☆私设如山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第一次发好紧张

“特别新闻报道,伽罗打伤五位超人,掳走宅博士后消失,目前下落不明。”
“特别新闻报道,两名摄影师在森林北端发现了宅博士的……尸体”

——森林外围——

手拿战戟的Kalo,和Careful对峙。
“追得挺快啊。”Kalo嘴角带着几分嘲笑,面前的这个少年自打他离开宅家后就一直寻着线索在找自己。

Careful手里拿着宅博士为他研制的刀,脸上是一贯的冷漠,还带着几分凌厉的杀气:“为什么。”

“你指什么?”Kalo手里拿着战戟,毫不在意地把玩着发尾,多年的默契让他明白少年不只问自己杀人的原因

“全部。”Careful冷冰冰的声音染着几分怒气,提起右手的刀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为什么!”

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莹蓝色的长发,Kalo嘴角扯出嘲讽的笑容:“因为那个可笑的战神伽罗不存在了。”半晌抬眼看着曾经的自己心心念念的少年。

Careful站在那里没有动,两人沉默地站在树林的阴影下,双方僵持着。

Kalo嗤笑了一声拿战戟攻过去:“来杀了我啊,犹豫什么呢,还是说你只是个懦弱无能的小朋友,只会拿刀装样子呢?”

Careful的依然没有别的动作,只是站在原地。
他在等,握紧了刀等待最佳的时机。
眼前的人自己再熟悉不过了,自己清楚他的要害,对方亦是如此。

Kalo在电光火石间猜到了对方的想法却不知为何无法停下来,脸上骤然出现惊疑的表情。

或许是短短的一秒,亦或是永恒的永恒。

在战戟刺入少年心脏时,少年的长刀亦切断了伽罗的供能线路。

倒下的少年消失了,是个分身。Careful从阴影里走出来,受伤不轻的样子,连拿刀都有些吃力,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Kalo。

Kalo已经因能量不足意识有些模糊,但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已经不在了。”

Careful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先是一刀终结了他的生命。接着,是第二刀,是第三刀……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个嚣张的魔王为什么会死在重伤少年的刀下。除了魔王自己。

这是战神伽罗最后一次保护他的少年了。
——end——

天哪我在干什么,伽罗怎么又死一次……
最后大概就是Kalo明白Careful打算用分身切断他的供能线路(←这是什么东西)想停下来,但是伽罗的执念(?)阻止了他。【语言渐渐混乱】

不定期污染tag